最新消息:DuckSay 鸭说网 贫嘴鸭给您分享互联最具价值的文章、鸭说一刻给您聊聊生活/ 鸭说网适合所有电子屏幕上网设备,电脑、平板、手机,方便你随时随地听鸭说!

超五千人赴格尔木掠夺草原“软黄金”打伤警察 绿草原沙漠化

文化 鸭语 2446浏览

黑枸杞,生长于青海格尔木大草原上的野生植物。这种草原防风固沙的重要植被,在今年8月,成了外地淘金者们的摇钱树。

黑枸杞

从8月10日至今,超过5000人的各地抢摘者,洗劫了草原上超过300万亩草场。当地牧民制止无效,看守的承包商人员亦被人持刀扎伤。

暴力的背后,是黑枸杞近年来增长近8倍的身价。

而这种群体掠夺,也为格尔木草原带来了浩劫:一亩地的草场,就能见到上百个沙坑,昔日绿色草原难以再现。

当地出动的20多辆警车,面对数千名入侵者也显得束手无策,截至8月28日,仅控制了22名抢摘者。

而法规条文和当地具体执行难以对接,也给草原保护“盖上了一层沙”。

“快拦住,别让他们进去。”王元君(化名)对同伴吆喝。

8月14日,五十多名不明身份的人,提着塑料桶,冲进了王元君看管的草场。

王元君拉住其中一个汉子,用力往外拽,正纠缠时,他感觉后背一凉,一阵剧痛,用手摸了一把后背,满手是血。

那汉子手里攥着一把约20厘米长的尖刀,紧接着,他又扑向王的一个同伴,一刀扎中他的手臂。

青海省格尔木市渔水河村草场“失守”了。

那是这片草场第一次遭遇“入侵”。入侵者的目标很明确:草场里的野生黑枸杞。

12天以后的8月26日,草场再遭入侵,这次掠夺者有三千人。

这并非孤案,近期,格尔木市阿拉尔、清水河、渔水河、金鱼湖等地三百多万亩草场,被超过5000人的“抢摘者”掠夺。

在当地被称为“软黄金”的黑枸杞,引发了一场财富争夺战。对于这种植物,当地政府管控和条文规定的执行不力,也客观上纵容了这种暴力冲突,以及对草原生态的肆意破坏。

 

2015年8月26日,刚过五更,还在夜色中的格尔木就被车灯照亮。

一辆辆摩托车闪烁着车灯,穿街走巷,往河西转盘处的方向汇拢。转盘处聚集了超过500辆摩托车,刺耳的马达声开始传向交通巷——通往清水河草原的必经道路。阿布看见了摩托车队,他感觉事态在急剧恶化,“草原要完了。”阿布老家的阿拉尔草场是8月21日被“入侵”的。当天早上六点,草场入口的简易棚房里,看守草原的老周被轰隆隆的声音惊醒。出门一看,门外三十多辆摩托车,后面还跟着七八辆面包车。“来了有300多人。”

老周被吓坏了,他没有像另一个草场的王元君那样阻拦,给他们打开了大门。第二天,掠夺者卷土重来,“这次更恐怖,来了两千人。”老周说。当晚,老周连夜挖了一条一米多深的“护城河”,试图拦住摩托车队。而23日六点,黑压压的人头又朝草场涌来,带头的人指着老周说,“谁让你们挖断的,信不信把草原给你踏平。”抢摘者卸掉了老周的门板和晾晒枸杞的砧子,垫在“护城河”上,“三千大军”踏着门板涌入。当天,阿拉尔牧场近两万亩草场的黑枸杞被洗劫。

掠夺一直持续到29日。记者看见,采摘者右手提着塑料桶,左手提着一尺多长的铁夹子,肆意踩踏着草木,寻找黑枸杞,看到果实多的植株,就把塑料桶放在下面,用铁夹子用力敲打植株,果实连同枝叶簌簌落在桶里。半分钟不到,一株黑枸杞变成光秆。

抢摘者少则三十人,多可达三千人,他们早上六点进入草场,约下午两点退出。一片万亩草场,五百人的采摘队伍8个小时就可以洗劫一空。被掠过的草场,黑枸杞枝叶零落,有的连枝折断,遗落的果实迸出浆液,把草皮染成斑斑点点的紫黑色。草场到处是采摘者留下的塑料瓶,白色塑料袋挂在柳树梢头。

阿布掰着手指头算,这是抢摘者“入侵”格尔木草原的第16天。

“软黄金”的诱惑 !阿布的牧村阿拉尔草场,正处在生长黑枸杞的核心区。

今年,到了黑枸杞成熟的季节,在内蒙古工作的阿布请假回家,看守自己从小生活的草原。

“4年了,每到黑枸杞成熟,我们的草原就面临一场浩劫。”阿布说,前几年,整个格尔木草原的抢摘者加起来也就三四百人,在各个草原流窜,寻机进草场偷摘。他会一边吆喝抢摘者离开,一边捡他们留下的垃圾。

可今年,面对几千人的队伍,他独木难支。

在众多抢摘者看来,他们是在淘金,草原上的野生黑枸杞,被称为“软黄金”。据记者了解,在格尔木周边草原,野生黑枸杞生长面积保守估计在16万亩左右,涉及草场面积约300万亩。草原的植是最怕破坏的,一但破坏就会变成沙漠化,后果不敢想象。

黑枸杞,豆粒般大的紫黑色浆果,植株低矮,满身针叶,成熟期在每年八九月份。主要生长在青海、甘肃、新疆等地,产地格尔木尤其出名。藏医中,此物用于治疗心热病、心脏病、降低胆固醇,又具有增强免疫力等效果。

转载请注明:DuckSay鸭语 » 超五千人赴格尔木掠夺草原“软黄金”打伤警察 绿草原沙漠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