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DuckSay 鸭说网 贫嘴鸭给您分享互联最具价值的文章、鸭说一刻给您聊聊生活/ 鸭说网适合所有电子屏幕上网设备,电脑、平板、手机,方便你随时随地听鸭说!

小鸭吐槽图文热点(7月28日)半夜小偷坐沙发屋主以为是老爸?

说乐 鸭客 906浏览

眼看要到三伏天了,全国各地普遍热出了新水平、新境界。你看西安街头,连黑人都撑伞了。

但是哪位朋友愿意帮我搜一下这伞是啥牌子的,以后再也不买了,撑着伞还晒那么黑。

大夏天的,随身携带一把好伞是明智的选择。不但为你遮阳挡雨,还能在你赶不上地铁的时候帮你撬门。当然,撬不开说明你臂力不够,那另说。

当你站在拥挤的公交地铁上,你有想过身边的黑影里或许站着一个人,在用隐秘而犀利的眼神打量着你吗?如果你目露凶光,他就可能偷偷地拍下你向上级汇报;如果有人踩你脚你嘀咕了一句,他就可能确定你是寻衅滋事分子;而如果你同时掏出矿泉水和打火机,他一定会像一头矫健的兽一样窜出来,把你扑倒在地。【北京10万”小人物”潜伏反恐 包括送水工保洁员】都会这不是玩笑,全民反恐时代已经正式开启了。既然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那就让群众们互相监视去吧!

年过六旬的退休老人李建国是小区里的反恐信息员。每天早晨他都会在小区里溜达,看看有没有特殊情况发生。如果有必要,他会掏出手机按下快捷拨号键,电话那头是社区党委书记。

嗯,以后分子之间的对话应该是这样的:

老大:”王小二,爱国路一区准备好了吗?”

马仔:”报告老大,准备好啦!但是……”

老大:”但是什么?”

马仔:”报告老大,好像不用我们行动了,他们已经非常恐慌啦!”

其实大家不用恐慌,死不了哒!你问我为啥这么肯定?政府把死亡率都给咱规定好啦!【卫计委拟定患者死亡率 二级住院患者死亡率4.0‰;住院手术死亡率0.28‰】卫计委太牛了,自从卫生和计生二合一之后,就彻底取代了司法部门掌握了全体人民的生杀大权。等这个规定实施后,你以为是你想死就能死的吗?如果医院今年的死亡率已经达标了,那就是抬也得把你抬出去啊,不会抬远,放医院门口5米外就成,过了今年还得给你抬回来接着治呢……

阎王教你三更死,也能留你到五更,这感觉不是萌萌哒,而是毛毛哒。

猫哥胆儿小,在短暂的人生中曾经被吓尿很多次。小时候有天晚上在外面吃完饭回家,经过一条小巷,老觉得后面有一个白影跟着我,回头看什么也没有……就这样心惊胆战地回到家才发现,原来是眼角粘了一粒米。

对了,在我印象中最深刻的一件惊悚的事情,就是上学的时候,上自习课在有雾气的玻璃上画画,突然发现越画班主任的脸越清晰……

还有件事儿,我14岁那年,有天夜里起来上厕所,没开灯,路过客厅看到沙发上坐个人,我以为是我爸,就说了句:”爸还没睡啊!”然后就去上厕所了,然后就回去睡觉了。第二天,才知道,坐沙发上的是小偷,好像身上还有刀……

那回家里被偷了不少东西,现金首饰还有个手机……那时候手机还是个新鲜玩意儿呢。好在后来报了案找回来了。

 

现在时代可不一样啦……报了案能不能找回来且不说,丢了东西敢不敢报案还是个问题。【女盗窃犯自述:犯案8起被诉6起 另2起是偷官员家】啧啧,我中华上国官员都好觉悟,家里被盗一点儿都不惦记追赃,一心希望小偷洗心革面,拼了血本都得给小偷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一点都不像某些老百姓,丢了东西就报案,阶级友爱还要不要了?

给大家隆重介绍几年前一位著名的慈善人士,山西煤老板白培中同志。这位同志秉承伟大的人道主义关怀,失窃5000万仅报案300万,这种无私的精神值得传承。

什么,你问我这位白培中同志最后判了啥罪?谁说他有罪啦?留党察看一年完事儿。当代著名作家二月河老师说了,当今的反腐力度翻遍二十四史也找不到。所以这位白培中同志既然没被判罪,应该就是无罪的。现在的反腐力度,那多么……【高层调研降低受贿入罪门槛 或出台更严厉治贪规定】现在反腐力度真是没说的,前两年有个案子,深圳市政协原副主席黄志光把一名商人所送的百万现金以自己儿子的名义送给寺庙。检方的意见是,捐赠也不影响受贿。

这个事吧,到底算不算犯罪那是法官的事儿,但是我觉得吧,这人真是情有可原……不信你看这个:【广州财政局官员办公楼被杀 疑因多次拒贿得罪了人】花擦,你看看你看看,这就是不受贿的下场啊!这死者的媳妇说,有一天她翻老公手机,看到一条恐吓短信,内容大概是”你小心点,别得罪×哥!否则让你好看!”

所以有时候官员也怂啊!你以为成千上万拿钱他自己不害怕?这年头真正收多少钱都不亏心的,估计只有各种收银员了……

看这个新闻我的感慨是,幸亏这媳妇爱翻他老公手机,要不连这条短信都发现不了,那可就冤哉枉也了。

所以说”世界是男人的,男人是女人的”这句话没错,男人还真得听女人管。有天我在大学校园里散步,旁边一对情侣在那打情骂俏。女的说:”以后你就要被老娘管辖了,乖乖的哦。”顺势摸了摸男友的头。男的:”为毛?”女生特别淡定:”因为你是理学院的,而老娘……是管理学院的。”男:”……”(@丁龑)

但是,据说啊,据说,你手机里的信息,不光是老婆会看。【曝苹果手机窃取个人信息 环球时报:公职人员应禁用苹果手机】我们机智的环球时报宣称,”苹果公司终于承认,该公司员工可以通过一项未曾公开的技术获取iPhone用户的短信、通讯录和照片等个人数据。”并呼吁公职人员不用苹果手机,以防国家秘密被泄露给美国军方。

这报纸说得一本正经的,吓了我一跳,然后我赶紧就去看苹果公司原文了。猫某翻遍了所有苹果的新闻稿和发言稿还有记者提问,没有任何一篇原稿显示iOS或者MAC设备窃听用户隐私和后台偷偷上传数据,原文说的是”通过诊断iMessage和iCloud来完善公司服务和产品,并对部分内容进行监测以随时调整产品问题”,怎么到了环球时报这儿就成了后门、窃听、隐私泄露给美国军方呢?

环球,你说,是不是你家小五或者小六想进军手机市场了,你先给制造舆论氛围,你说实话,猫哥保证不打死你……

————左手换右手,槽友墙上走————

老沙昨天买了手绢了,因为物价上涨,最便宜的手绢12块钱一个,他多花了两块钱,回家被沙嫂揍惨了。你们下次看见他可别提这事儿了啊,挺让他伤心的。

哎呦卧槽这是大事儿,这可不能处了。我的意思是,这种对象不知道疼人,不懂体贴所以不能处。瞎想啥呢你们……

……我昨天吃饭被媳妇拍了张照片,现在觉得自己也挺假的,吃饭的时候嘴都不动。

————槽友你墙上走,猫哥我坐墙头————

前几天一直有人问,猫哥为啥放弃邻桌妹子了。其实,是因为一件小事。

有那么几天,我给她发短信,她也不回。可我是真的有事找她啊。

总之,从那以后,她就再也没有理过我。我们的关系以”我可以认识你吗”开始,以”我他妈算是认识你了”结束。

我跟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多年以后,你已嫁人,我还未娶,叫你女儿放学路上当心一点,我每包辣条卖贵她两毛。”(@智障班班长)

当然了,话是这么说,到时候估计我也舍不得。俺这前女神长得好看,估计她女儿也差不了。看见好看的小姑娘,谁忍心漫天要价啊……

不过今年我多了一个女神,就是新成立的克里米亚共和国检察长娜塔莉亚。最近她又被授予新的勋章:帝国圣安娜斯塔西娅秩序勋章。

虽然我对这个克里米亚共和国没啥好感,但是对于这个美女检察长真的讨厌不起来……好吧,只要习总一声令下,我愿出征克里米亚……

真是对这个看脸的世界绝望了,连我这样安静的美男子都难以免俗。

孔子曰“食色性也”嘛,好色是人之本性。这玩意利用好了,可有用呢……【欧洲成立麻协 借助影片《色戒》推广麻将】还记得前几天中国麻将在世界比赛中惨败的事儿吗?我中华上国出去比国粹,结果才拿了三十多名,憋屈死了。但是这也不能怪队员们,几年前《色戒》在欧洲公映的时候,欧洲麻将协会印发了很多有关麻将的宣传手册,因片中有很多打麻将的镜头。这极大地调动了歪果仁的积极性,以至于中国队在比赛中完败……

 

 

这有什么办法呢,咱国内打麻将顶多是掏点儿钱,人家拿这么诱惑的片子去练麻将,那绝壁不是一个效果啊……唉,其实为啥说《色戒》能激起兴趣,我也不知道……

不过,如果你长得没色,也不用灰心,只要足够自信,一样魅力爆棚。前两天,有个美国妹子从房出来,突然看到一大波摄影机对着她一顿猛拍,于是顺势摆了几个pose,完美hold住全场!……然后发现有点不对劲,回头一看,是名模Karlie Kloss跟在她后面……

但是我觉得吧,就论这照片,她不管是长相还是气场都不比那名模差多少。这姑娘,赚大了嘿。

曾经我也是个自信的人,辣个时候的我跟韩导四导一样,有一个演艺圈的梦。不过当我终于混进一个剧组,却怎么苦求导演都没法得到一个机会。我至今还对那段对话记忆犹新:”导演,给我次机会可以嘛?我一定会很认真演的。” “真不行,都说多少遍了,你不适合。” “操,演棵树至于嘛?需要什么演技!” “你还是走吧,真没这么粗的树。”

说起来,这都是我的伤心往事。从那之后吗,我的演艺事业如坠谷底,再也没有东山再起。

不过,我依然坚信,做人要做顶天立地的人,做猫要做永不认输的猫。

我现在已经成功了,我的理想是:等我发达了就开一家减肥公司,我要对每个来咨询的客户说:”回去吧,你这辈子是瘦不下来了,你注定一事无成。” ——你问我生意还怎么做?哦呵呵呵呵对不起,我不做生意,我就是为了伤害胖子。

好吧,今天的最后献给大家一个礼物:最新高科技锦鲤。转发此锦鲤或留言点赞,会有奇迹发生!

对了,说到奇迹想起个事。小时候我跟爸爸有一次去野外,途经一条不很宽的沟,我爹一迈而过,而我迟疑不前。爹向我伸出右手,对我说:”孩子,跳过来,会有奇迹发生”,然后奇迹真的发生了,我的门牙消失了!

呵呵。亲爹哦。

本期话题:

1.你被亲爹亲妈坑过没?说说你的故事。

2.形容一个人丑,你有什么有创意的说法?

转载请注明:Ducksay 鸭说网 » 小鸭吐槽图文热点(7月28日)半夜小偷坐沙发屋主以为是老爸?